首頁 > 廣播電視報 > 臨沂匪事 > 正文

魯南王王洪九(下)

核心提示: 1945年,日本投降后,失去依靠的王洪九部退到李家宅一帶負隅頑抗。? ? ? 面對王部的狡猾與頑抗,解放軍采取以戰壕對戰壕的新戰術,在5個據點周圍挖成了長達幾十里的戰壕,把王洪九和部下幾千人圍困了起來。

臨沂匪事

魯南王王洪九(下)

天上掉下來的熱饅頭

1945年,日本投降后,失去依靠的王洪九部退到李家宅一帶負隅頑抗。 面對王部的狡猾與頑抗,解放軍采取以戰壕對戰壕的新戰術,在5個據點周圍挖成了長達幾十里的戰壕,把王洪九和部下幾千人圍困了起來。 數月的圍困,讓王部據點供給奇缺。 村民的牲畜被殺掉吃光,門板被拆掉燒火,彈藥也開始緊缺。心急如焚的王洪九派部下去濟南求救。 國民黨隨即從濟南派飛機空投物資。 敵機空投時,解放軍架起機槍對空射擊。敵機不敢飛得過低,在盤旋了幾圈后,決定高空投送。 巴掌大的李家宅,空投的物資大部分都落到了解放軍的陣地上。沙溝崖村民楊義太說,這里面除了槍支彈藥,竟然還有冒著熱氣的饅頭。 王洪九不甘心,派人爭搶物資,被解放軍打了回去。 這次被當做救命稻草的空投讓王洪九幾近崩潰。 幾天后,國民黨派飛機再次空投,依然未能解王洪九的燃眉之急。

河里飄來的“葫蘆”

圍困,不僅讓供給緊張,還讓李家宅和其他據點間的聯系變得十分困難。 僅有的一部電臺已被詐降的王洪九交了出去。有限的旗語、號音等方式也被解放軍識破。 駐守在孟家村據點的杜慶九想了一個辦法。 他派人鉆出地道,潛入祊河,妄圖通過水路聯絡李家宅的王洪九。 一天,解放軍的偵察員在祊河的流水中,發現一只形似葫蘆的東西漂浮而下,遂下水察看。 待偵察員接近“葫蘆”時,那“葫蘆”竟快速游動了起來。 偵察員發現不對勁后,一個憋氣從水中潛了過去,一番爭斗后,將敵人制服。 被抓獲的那名通訊兵,頭發全部剃光,頭皮又被涂上了葫蘆一樣的顏色。 從此,孟家村與李家宅之間的聯系被完全切斷。

令人發指的酷刑

王洪九殺人成性,但他更善于折磨人,更善于折磨女性。 許多日本鬼子用的酷刑,都是王洪九的發明。 王洪九侵占臨沂城時,很多被害者在槍斃前,都要游街。而王洪九讓人游街的方式讓人發指。 湖西崖村年僅21歲的女共產黨員呂寶蘭就被這樣折磨過。 呂寶蘭就義時目擊者的后人向記者這樣描述: 正值秋冬天。匪徒們先把呂寶蘭的衣服扒光,然后把涼水潑到她身上,從而讓血管收縮。這樣即使把乳房割掉,人也不會立即因流血過多而死。 秋天的高粱秸,莖葉鋒利,接觸到皮膚稍不留神就會割出血。被割掉乳房的呂寶蘭,下體就被捅入了幾根高粱秸!露在身體外面的高粱秸跟地面基本平齊,人一走,高粱秸就會劃過地面。 每前進一步,呂寶蘭都忍受著竄骨的疼痛。鮮血順著高粱秸流下來,游街走一路,后面就流下一條長長的血線。慘遭折磨的呂寶蘭最后在刑場被槍殺。 “點天燈”,不是王洪九的獨創,而他“點天燈”的方式卻無人能及。 對于女性被害者,王洪九會把她倒著吊起來。從女性被懸在上面的下體倒入油,然后點著。油燃燒起來,旁邊行刑的人像看禮花一樣的淫笑,并伴隨著受害者的聲聲慘叫。 王洪九折磨人到了變態的地步。像烤羊一樣烤人,也是他的發明。 受害者不分男女,都會被用一根鐵棍從下體捅入,遇上女性受害者就會把鐵棍燒紅。鐵棍捅入身體足有1米多。 被捅入鐵棍的受害者,像烤羊一樣,被放在火堆上來回翻轉著烤,直至被烤到焦糊。

國民黨營長的軍禮

呂寶蘭被槍殺后,赤裸的尸體暴曬在街頭。 呂寶蘭一家其余4口早已被王洪九殺害。遠房的一個本家找來村里人,把呂寶蘭的尸體抬了回來。尸體上只裹著一件黃色軍大衣。 據目擊者的后人稱,那件軍大衣是國民黨的一個營長留下的。 一位年輕的國民黨營長騎馬路過刑場,看見了呂寶蘭裸露的尸體。慘不忍睹的尸體,讓這位軍官對這位慘烈就義的共產黨員心生敬意。 那位軍官隨即下馬,脫下自己的軍大衣,蓋在了呂寶蘭的尸體上。然后,行了一個莊嚴的軍禮,騎馬而去。 烈士呂寶蘭的墓地,在現蒼山縣仲村境內的馬山。

十三孔橋的那些冤魂

當年臨沂城的北門外,有一座始建于清代的十三孔橋。 這座橫跨涑河橋的修建,不知方便了多少行人。而在1947年至1948年,這里卻成了王洪九的殺人場。 殺人成性的王洪九,在臨沂城為所欲為,有多處殺人場。除在西關幾處殺人場殺人外,便是這十三孔橋了。因此處殺人太多,又被群眾稱之為“奈何橋”。 王洪九令人發指的“下餃子”就是在這里。 每到夏天,雨水多,河水上漲,王洪九就將成批的被害者裝入麻袋,在十三孔橋上把他們推入河,名曰“下餃子”。 王洪九在臨沂城的殺人手段數不勝數,其殘忍與花樣更是讓當年的日本人都折服。在王洪九侵占臨沂城的1年多時間里,先后殺死了近萬人。

王洪九埋了很多銀元

國民黨節節敗退,王洪九開始轉移自己多年來搜刮的財物。 沙溝崖村干部王元如聽村里的老石匠說過,王洪九當時讓人用青石打了兩個馬槽。每個馬槽足有2米長,60厘米寬、厚。 王洪九那些帶不走的銀元放滿了一馬槽,估計足有上萬塊。 他讓人在地里挖了一個1米多深的坑,然后把裝滿銀元的馬槽埋了進去。為了不被人發現,第二天,他又讓人把那片地全部翻耕了一遍,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。 兩個馬槽只用了一個,其中被埋的那個馬槽至今也未被發現。

寶物不翼而飛

1995年,沙溝崖村南面山嶺上是一片果園。 這天,看園人向往常一樣巡園。突然,在不知走過多少遍的果園小路上發現了車輪印。這是從未有過的。 順著車印往前走,在離盡頭五六米遠的地方驚現一個大坑。 那坑直徑有60厘米,深約3米,呈圓形,很明顯是一個同尺寸的瓷缸被從地里提了出來。坑的旁邊還有幾根沒用完的蠟燭。 這是一件稀罕事。 之后,從村里老人那里,就傳開了這樣一個故事。 被發現的這個坑所在地,原來是一間看瓜屋子。那片果園原來是一片松林。 當年撤離時,王洪九發現了這間不起眼的屋子,遂又在屋子四周栽了很多松樹。那些金銀寶貝就被藏在屋子里。 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回不來,王洪九留下了日后尋寶的記號。 他選擇了離屋子正南面不遠的一塊大青石作為標記。 他派人在青石和屋子之間挖了一條寬高約30厘米的溝,溝里灑滿石灰,石灰不易消失,方便日后辨認,然后把溝用土填上。從上面看不出任何異常。 為確保萬無一失,毒蝎心腸的王洪九又把干活的人都滅了口。 許多年后,人們發現這個大坑時,才知道這里原來有寶貝。而那個盛滿寶物的瓷缸早已不翼而飛。

死前想回家看看

1947年,王洪九部經郯城潰敗到徐州。國民黨大勢已去,王洪九開始考慮自己的后路。 1949年,國民黨全面撤離徐州。王洪九送走家屬后,自己打扮成商人,混過解放軍哨卡,前往濟南。到濟后,又戴上破氈帽,趕著幾頭黃牛,化裝成牛販,逃到青島。 罪惡滔天的王洪九就這樣背負著累累血債,從青島幾經輾轉,敗走臺灣。 而來到臺北的王洪九及其殘部,并未受到國民黨重用。 坐吃山空。為謀生,有人說王洪九包了二畝地,有人說他開了一家醬油廠。 1957年,王洪九患中風后癱瘓在床,肌肉一塊塊壞死,于是人們都說他是遭了天譴,等于凌遲處死。 1979年4月,王洪九病死于臺北。 而在他死前一年,自感時日不多的王洪九曾想回老家看看。葉落盼歸根。 據曾在當時臨沂縣公安部門工作的一位老人回憶說,王洪九在去世之前曾聯系當地政府,對其所為表示懺悔,并意圖回老家沙溝崖看一看。 而當地政府給予的答復是:民憤太大,無法保證其安全,不予準許。 葉落終不得歸根。王洪九罪惡的一生,豈是一次懺悔所能彌補的了的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劉海峰
0
北京pk开奖记录app 陕西11选五跨度走势图 澳洲三分彩可靠吗 贫穷喝茶聊怎么赚钱 电影 pk10走势图百度彩票 重庆时时论坛 中介赚钱嘛 排列五选100 重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? 快三大小单双怎么压 开元棋牌app官方下载 贵州11选5 一定牛走势图 重庆时时怎样看号码重开
陕西11选五跨度走势图 澳洲三分彩可靠吗 贫穷喝茶聊怎么赚钱 电影 pk10走势图百度彩票 重庆时时论坛 中介赚钱嘛 排列五选100 重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? 快三大小单双怎么压 开元棋牌app官方下载 贵州11选5 一定牛走势图 重庆时时怎样看号码重开